电话:13773682979

Banner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船舶工业外资限制全面放开 去产能或迎新契机
- 2021-06-15-

近日,上海发布了“扩展开放100条”行动计划。该计划在制造业范畴取消了船舶设计、制造、修理等环节的外资限制。这是继2018年版负面清单发布后,船舶制造等范畴外商投资放开在地域层面的落实。6月28日,国度发改委和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全面放开了船舶工业的外商投资限制。

经过多年的开展,中国已成为国际市场上无足轻重的造船大国,但船舶制造也是被列示的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之一。在此背景下,船舶开放外商投资限制会对行业形成多大影响?业内人士鲜少表现出非常悲观的态度。上海海事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陈继红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剖析,政策虽然曾经全面放开,但吸收到的外商投资终究能比之前多几,很基本的还是取决于市场环境。
发改委在此前的政策解读中也提及该问题。文件显现,在船舶制造范畴,由于全球产能过剩问题长期存在,外商投资企业可经过收买或入股的方式盘活现有产能,增强与相关企业合资协作,更好地发挥各自优势,完成互利共赢。由此可见,政策的初衷并非鼓舞外商来中国投入新的产能,某种意义上而言,是进一步消化现有产能,或者是以“新产能”替代“旧产能”。假如施行顺利,这或将为船舶去产能带来“破局之力”。
细分来看,文件对船舶设计、制造、修理等环节分别提出了预期的施行方向。
在船舶总装建造范畴,由于全球均存在产能过剩问题,投资新建或扩建造船产能都会遭到严厉控制,投资行为应契合调整产业构造、化解过剩产能的政策请求,外商投资企业可经过收买或入股的方式盘活现有产能;
在船舶设计范畴,常规船型设计才能比拟充裕、市场竞争比拟充沛,外商投资企业在高端船舶设计范畴具有较大的市场空间,可经过在华设立机构或与中资企业协作等方式,进入中国市场;
在船舶修理范畴,由于修船业具有投资大、劳动密集等特性,利润空间有限,外商投资企业可依据投资报答、市场前景等要素,自主展开投资协作。
事实上,船舶工业是对外开放非常早的范畴之一,在多年的“引进来”与“走进来”并重的开展方式中,中国已成为世界上船舶订单量非常大的国度,但在高端船舶的研发制造方面,尚与国外有一定差距。依据发改委的解读,船舶工业全面对外开放的重要意义之一便是,在更高程度上展开国际协作,加快引进新的技术、运营理念、管理经历等,促进船舶工业技术创新和转型晋级。理论上而言,放开外资限制后,设计、制造、修理都有望迎来外商投资。但有业内人士表示,新的负面清单影响不可混为一谈,例如,设计机构对天文的偏好并不明显,而且出于对技术的维护,外资进入的意愿不会很大;而造船、修船都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在局部具有本钱优势的地域,外商可能不无兴味。
也有长期接触船舶制造行业的人士指出,造船业自身盈利程度不佳,而且当今中国、日本、韩国“三足鼎立”,竞争日益剧烈,各方对本身学问产权维护都十分紧密,在这种状况下,外商大批进入的可能性不大。而从市场化视角而言,中国市场对船舶工业的需求有限,航运市场也未完整渡过难关,短期内尚难吸收外资进入。就在今年上半年,业界知名的船舶设计和咨询公司欧登塞海事技术在完毕中国的业务后,关闭了中国分公司,也成为局部外资公司在中国市场开展的缩影。
过去几年,中国造船业阅历了困难的“去产能”,在变革力图产业的转型晋级。从长期政策能够看出,船舶行业去产能、提质增效在将来几年仍然是开展主线。
引进外商投资显然也不会与这一开展主线背叛。文件指出,从制造环节看,放开外资股比或投资的限制,有助于船舶行业进一步整合资源、化解低端产能。
事实上,船舶工业的去产能自身就是个长期艰巨的任务。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现,2018年一季度中国造船产能应用监测指数(CCI)同比、环比均小幅降落,仍处于偏冷区间。
一位航运界业内人士此前曾指出,简单的关停厂房并不能处理船舶的去产能问题,由于它不同于地条钢、光伏等产业,不是先造再售,而是有了订单才会造船;加之造船并不像钢铁、煤炭那样污染排放量大,强迫关停很难找到执行根据。

发改委的文件则指出,全面对外开放不只将有效整合国内资源,也将有效促进全球船舶工业持续安康开展,由于我国船舶工业对先进适用技术配备和效劳具有大量的需求,进一步扩展开放将为各国先进技术配备和效劳提供宽广的空间,有利于外商投资企业在华投资运营,扩展出口,从而拉动全球产业开展。